学生发展中心 > 学习资源

故事中的儿童立场

 

时间: 2018年4月24日
出处: 舜湖科教处
访问: 1076

 故事中的儿童立场

成尚荣

一、故事与儿童立场。

1.故事是伟大的。

  不要小看故事,不要小看故事讲述,千万。

  20世纪的思想家汉娜·阿伦特认为,“特定的人类生命,其主要特点……就是它充满着最终可以当作故事来讲的事件……"①的确,故事与人类生命紧密相连,进而可以认为,故事本应是人类生命的一种形态,创造故事是在创造生命,讲述故事是在讲述生命意义。

  亚里士多德在《诗学》中把故事叙述界定为“戏剧性的模仿和人类行为的构想,而叙述故事的艺术便给予我们一个人人可以分享的世界"。②的确,故事的叙述与倾听,是在交流、分享,是在感悟和思考,在这一分享世界里大家都在进步。

  理查德·卡尼,这位波士顿学院的教授认为,“叙述故事就是将时间从零碎的时刻与个人无关的消逝向一种模式、情节、神话转变。从而将时间人格化"。③的确,人格已融化在时间里,融化在故事里。创造与讲述故事的深层意义是对时间的追寻,对价值完善的追求。

 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赵汀阳用一个比喻来描述故事与文化的关系:“文化是一个故事”。的确,讲述故事正是讲述文化,享用文化,文化这一故事让我们拥有文化的思考,而文化的进步让我们迈向自由的境界。

  所以,故事是伟大的。

2.儿童立场是神圣的。

  教育有自己的立场,教育立场说到底是儿童立场。只有真正站在儿童立场上,才会有真正教育、良好教育的发生;如果抛弃儿童立场,站在另外的立场上,教育很可能是一种“伪教育",甚至是“反教育"。

  儿童立场既复杂又简单。说其复杂,是因为儿童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复杂、丰富而又神秘的世界,要对儿童立场进行界定、阐释,还涉及诸多问题,需要认证、厘清,也是很复杂的事。说其简单,是因为陶行知早就认为,“儿童社会要充满着简单之美"。④儿童立场,就是把儿童当主语,从儿童出发,把儿童发展当作评判教育的根本的、唯一的尺度和原则。因此,说简单,其实不简单,真正想儿童之所想,为儿童之所为,谈何容易?

  法国女革命家、思想家卢森堡曾经批评那些革命家,在急急忙忙赶往伟大事业的路上常常没心没肺地撞倒孩子,她认定这是一件罪行。而我们呢,我们也常常在赶往教育这一太阳下最崇高事业的路上,撞倒了孩子,因为我们不知道儿童是谁,儿童在哪里;因为我们没有站在儿童立场上。不管是自觉还是无意,我们也会“犯罪"——这是站在儿童立场上勇敢的自我发现与自我批判。

  斯霞、霍懋征、李吉林……决不会这样,因为她们有坚定而鲜明的儿童立场。儿童立场,既是教师的教育法则,又应成为教师的人格特征。实践与理论、历史与现实都告诉我们,优秀的教师首先是坚定地站在儿童立场上的出色的儿童研究专家;甚至可以说,教育家首先是儿童教育家,说到底是儿童教育家。

  所以,儿童立场是神圣的。

3.儿童立场在故事中。

  儿童立场不是虚无缥缈的,它实实在在,有自己的落脚点和载体。教育行为是儿童立场的落脚点,也是儿童立场的载体。有什么样的儿童立场,就有什么样的教育行为;不同的教育行为折射出不同的儿童立场。

  一个个教育行为或者教育事件,其实是一个个教育故事;教育故事是教育行为、教育事件的凝聚。犹如文化是一个故事,教育也是一个故事,是一个个教育行为编织的故事,一个个故事中透析着儿童立场的密码。

  儿童喜欢听故事。走进儿童心灵世界的不一定是知识、概念、道理,而往往是故事。要让知识、概念、道理走进儿童的心灵世界,应当把它们寓于故事中,故事走进了儿童心灵世界,正是教育走进了儿童心灵世界。

  儿童本身就是故事。童年是一个五彩斑斓的故事世界,在童年的天空下,是一片故事的田野。从这个意义上去说,建构、丰富童年生活就是建构、丰富童年的故事田野。同样,教师建构、完善、坚守自己的儿童立场首先要建构、丰富自己关于儿童立场的故事田野。事实上,一个有故事的教师,一个会讲故事的教师是一个有魅力的教师。教师的教育故事与儿童立场融为一体,所以,端正、坚守儿童立场不妨从创造与解读儿童故事和教育故事人手。

  故事中的儿童立场,更具体生动、更易于理解和接受,同时更易于流传,能影响更多的人。我以为,故事中的儿童立场,应该成为教师校本研修和培训的课程,关于儿童立场的故事,应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一种方式。可以想见,当所有教师都讲故事中的儿童立场,都有自己关于儿童立场故事的时候,这该是一种多么精彩、神圣的教育情景与气象啊!

  所以,从故事中去寻找、明晰儿童立场,是一种智慧。